市場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各地新聞 > 正文

4成家庭擁有兩套及以上房產 你被平均了嗎?

2020-04-28 11:26:45   證券時報
  第一,城鎮居民家庭戶均總資產317.9萬元,資產分布分化明顯;家庭資產以實物資產為主,住房占比近七成,住房擁有率達到96.0%;金融資產占比較低,僅為20.4%,居民家庭更偏好無風險金融資產。
 
  第二,城鎮居民家庭負債參與率高,為56.5%,負債集中化現象明顯,負債最高20%家庭承擔總樣本家庭債務的61.4%;家庭負債結構相對單一,負債來源以銀行貸款為主,房貸是家庭負債的主要構成,占家庭總負債的75.9%。
 
  第三,城鎮居民家庭凈資產均值為289.0萬元,分化程度高于資產的分化程度。與美國相比,我國城鎮居民家庭財富分布相對均衡(美國凈資產最高1%家庭的凈資產占全部家庭凈資產的比重為38.6%,我國為17.1%)。
 
  第四,城鎮居民家庭資產負債率為9.1%,總體穩健,少數家庭資不抵債;居民家庭債務收入比為1.02,略高于美國居民水平(0.93);償債能力總體較強,償債收入比為18.4%,居民家庭債務風險總體可控。
 
  第五,需關注兩方面問題。一是居民家庭金融資產負債率較高,存在一定流動性風險。二是部分家庭債務風險相對較高,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部分低資產家庭資不抵債,違約風險高;中青年群體負債壓力大,債務風險較高;老年群體投資銀行理財、資管、信托等金融產品較多,風險較大;剛需型房貸家庭的債務風險突出。
 
  資產分化明顯,財富更多地集中在少數家庭
 
  調查數據顯示,城鎮居民家庭總資產均值為317.9萬元,中位數為163.0萬元。均值與中位數之間相差154.9萬元,表明居民家庭資產分布不均。居民家庭資產主要有以下特點:
 
  一是居民家庭資產的集中度較高,財富更多地集中在少數家庭。將家庭總資產由低到高分為六組,最低20%家庭所擁有的資產僅占全部樣本家庭資產的2.6%,其中最高10%家庭的總資產占比為47.5%。

  

  二是區域間的家庭資產分布差異顯著,經濟發達地區的居民家庭資產水平高。分經濟區域看,東部地區明顯高于其他地區。東部地區居民家庭戶均總資產為461.0萬元,東北地區居民家庭戶均總資產最低,僅占東部地區居民家庭的三分之一左右。
 
  分省份看,家庭資產最高的三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為北京、上海和江蘇,最低的三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為新疆、吉林和甘肅。其中,北京居民家庭戶均總資產約為新疆居民家庭的7倍。
 
  三是戶主的年齡、學歷水平及職業均影響家庭資產分布。戶主年齡為56~64歲的家庭戶均總資產最高,戶主的學歷水平越高,家庭戶均總資產越多。戶主為研究生及以上學歷的家庭戶均總資產明顯高于均值。
 
  從資產形態看,住房是家庭實物資產的重要構成,居民家庭住房擁有率相對均衡。居民住房資產占家庭總資產的比重為59.1%。和美國相比,我國居民家庭住房資產比重偏高,高于美國居民家庭28.5個百分點。
 
  居民的住房擁有情況相對均衡。我國城鎮居民家庭的住房擁有率為96.0%,有一套住房的家庭占比為58.4%,有兩套住房的占比為31.0%,有三套及以上住房的占比為10.5%,戶均擁有住房1.5套。
 
  相比于住房等實物資產,我國居民家庭所擁有的金融資產分化明顯,更偏好無風險金融資產,戶均金融資產64.9萬元,占家庭總資產的20.4%。金融資產最高10%家庭所擁有的金融資產占所有樣本家庭的58.3%,而實物資產最高10%家庭擁有的資產占比為47.1%。可見,金融資產的不均衡程度更顯著。
 
  此外,高資產、高學歷家庭參與風險金融市場的意愿更強,金融資產表現形式更加多元化。隨著戶主學歷水平的提高,家庭持有活期與定期存款的比重有所下降,而持有銀行理財產品、互聯網金融及股票、基金等金融資產的比例有所上升。這主要是因為高學歷群體通常更了解相關的金融知識和信息,加之其往往擁有較高的收入和資產,因而在滿足了預防性需求后更愿意投資高風險、高收益的金融產品。

  

  居民家庭負債集中于中青年和高學歷家庭
 
  目前我國城鎮居民家庭運用杠桿現象較為普遍。受調查家庭中,有負債的家庭占比為56.5%。但負債結構相對單一,房貸是主要構成部分,戶均家庭總負債為51.2萬元。
 
  有意思的是,富裕家庭的負債參與率更高,且更容易獲得銀行貸款,低資產家庭對民間借貸的依賴度相對較高。按家庭總資產排序,資產最高20%家庭的負債參與率最高,為63.3%,且負債中97.1%為銀行貸款。資產最低20%家庭的負債來源中,89.4%來源于銀行貸款,遠低于其他家庭;9.0%來自于民間借貸,遠高于其他家庭。這主要是因為低資產家庭往往收入較低,或者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從銀行渠道獲得貸款相對困難,因而對民間借貸的依賴度相對較高。
 
  從學歷和年齡看,居民家庭負債集中于中青年和高學歷家庭。戶主年齡為26~35歲的家庭負債參與率最高,家庭負債參與率與戶主的學歷成正比,戶主受教育程度越高,家庭負債參與率越高。

  

  報告稱,我國居民家庭償債能力總體較強,但低收入家庭、實體經營家庭和工薪階層償債壓力相對較大。其中,調查樣本中,沒有經營性債務家庭的償債收入比為16.1%,有經營性債務家庭的償債收入比為30.1%,高于前者14個百分點。
 
  分職業看,戶主為企業一般員工和國家機關、事業單位人員的家庭月償債收入比相對高,分別為22.5%和19.9%,均高于平均償債收入比。
 
  三類群體金融風險值得關注
 
  將居民家庭的資產扣除負債,得到的凈資產更能真實地反映居民家庭的財富水平。調查數據顯示,中國城鎮居民家庭凈資產均值為289.0萬元,家庭凈資產中位數為141.0萬元。
 
  不過,居民家庭凈資產分化程度高于家庭總資產。凈資產最低20%家庭的凈資產僅占全部樣本家庭凈資產的2.3%,而最高20%家庭的凈資產占64.5%。
 
  與美國相比,中國居民家庭財富的分布相對均衡。美國全國最高1%的家庭所擁有的凈資產占全部樣本家庭凈資產的38.6%,略高于隨后9%家庭的38.5%,而其余90%的家庭僅占22.8%,不到三分之一,說明美國居民家庭的財富向最富裕家庭集中的特征明顯。
 
  報告稱,我國居民家庭債務風險總體可控,居民資產負債率雖整體穩健,但是資產流動性較差,存在一定的流動性風險。部分低資產家庭資不抵債,違約風險高。特別是有三類群體的金融風險值得注意:
 
  一是中青年群體負債壓力較大,債務風險相對較高。戶主年齡在26~35歲的居民家庭債務參與率、戶均債務規模、資產負債率、債務收入比都要高于其他家庭。中青年家庭由于面臨購房、成家生子、子女教育等多方面的支出壓力,負債現象更為普遍,債務負擔相對較重,償債壓力相對較大。
 
  二是老年群體投資銀行理財、資管、信托等金融產品較多,風險較大。調查顯示,戶主年齡為65歲及以上居民家庭投資銀行理財、資管、信托產品的均值為23.9萬元,是總體平均水平的1.4倍,遠高于其他年齡段水平。
 
  調研發現,盡管資管新規出臺后理財產品不再保本,部分銀行代理銷售的第三方投資理財產品風險較高,但仍有不少居民認為在銀行購買理財產品本金不會損失,實際投資風險與居民投資安全性預期存在較大差距。65歲以上的老年群體處于收入來源減少的人生階段,將大量資金投資銀行理財、資管、信托等金融產品,增加了投資及養老的不確定因素。
 
  三是剛需型房貸家庭的債務風險突出。受調查家庭中,43.4%的家庭有住房貸款。有房貸家庭的資產負債率、金融資產負債率和月償債收入比分別為16.5%、101.5%和29.0%,債務風險明顯高于平均水平。其中剛需型房貸家庭的債務風險尤其突出,這三項指標分別為24.2%、151.3%和33.0%,均為所有群體中的最高值。相比之下,投資型房貸家庭的債務風險要小得多,其三項指標僅略高于平均水平。
責任編輯:張一男)
新疆35选7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