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各地新聞 > 正文

城市“搶人”熱潮再現 樓市上演變相松綁?

2020-07-10 11:02:20   中國網
  據機構統計,今年以來,國內已有至少80個城市(區)推出人才購房補貼,各地的“搶人大戰”熱潮再度席卷而來。
 
  然而,疫情之下如何紓困成為當地政府的頭等大事。其中一些城市則在“因城施策、一城一策”的調控大勢之下,試圖通過人才引進政策松綁樓市。尤其是多個城市松綁政策出現一日游后,人才引進政策與樓市松綁之間的博弈再次成為監管層關注的焦點。
 
  準一線城市落戶略開放 補貼類型眾多
 
  “搶人”更要“留人”。對于諸多城市而言,如何將引進的人才實實在在地留在本地,體現在當地統計數據中,是政策制定者優先考量的問題。
 
  因此,各城市的人才引進政策均萬變不離其宗,圍繞“戶口”和“房子”兩項最為重要的因素做文章,并提出吸引人才駐留的政策優惠。
 
  貝殼研究院發布的《2020租賃市場半年報》顯示,從全國19個城市的落戶與租購房補貼政策來看,多數準一線城市落戶政策較為開放,補貼類型眾多,高端人才更為搶手。
 

透市|城市“搶人”熱潮再現 樓市上演變相松綁?-中國網地產

  來源:貝殼研究院
 
  總體而言,19城的落戶政策分為四種類型:卡學歷、卡年齡、學歷年齡均有要求以及核準/積分落戶。
 
  其中,合肥、鄭州、沈陽及重慶對于高校畢業生基本可以無限制落戶,包括高等職業技術學校、專科及全日制本科的應屆及往屆畢業生均可直接落戶,無年齡和就業限制,是其中落戶條件最為寬松的。
 
  其他二線城市如成都、武漢、西安學歷門檻更高,但無年齡限制,青島、東莞、天津則在年齡方面有不同限制,南京、長沙、蘇州均有不同限制的繳納社保要求。
 
  落戶最為嚴格的,自然是北上廣深。除深圳學歷人才可申請核準落戶外,北上廣皆需要積分落戶,或是由擁有戶口指標的就業單位解決,加上特大城市開始控制人口流入,落戶可謂難上加難。
 

透市|城市“搶人”熱潮再現 樓市上演變相松綁?-中國網地產

  來源:貝殼研究院
 
  在租購房補貼方面,主要包含三種類型:高端人才的租購房補貼,各學歷人才的購房補貼,以及各學歷人才的租房補貼。
 
  高端人才類補貼以購房、租房生活補貼,安家補助,現金獎勵等多種形式呈現,種類多、力度大,額度在百萬至千萬不等,其中蘇州與深圳補貼額度最高。但其門檻也是最高的,根據人才級別、工資水平及貢獻水平決定。
 
  各學歷人才的購房補貼,根據學歷不同各有差異,總體在萬元以上。其中,合肥的補貼政策涵蓋學歷范圍最廣,從高職到博士均可享受,其余城市則多為本科以上。
 
  學歷人才的租房及生活補貼,也根據不同學歷水平有所差異,大概范圍在每月500-3000元不等,發放年限通常2-3年。其中珠三角部分城市給予的租房補貼相對較高,東莞推出的租房補貼最高可達每月5000元,同時蘇州的租房補貼最高可達每月1萬元。
 
  樓市調控主基調不放松 “一城一策”正趨緊
 
  當一批能創造較高價值與消費能力的人才流入之后,普遍會產生對住房的剛性需求,購房補貼的出現則加快了需求端的出手速度。此外,城市也在通過自己的方式招攬人才。不過,通過人才引進落戶或降低人才落戶門檻,并不是一件新鮮事。
 
  2017年,“搶人大戰”始于西安、武漢、長沙等部分二線城市,而后逐漸蔓延至一線城市、三四線城市乃至部分縣城和城區,范圍與力度均在上升。
 
  2019年年底,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提出將以戶籍制度和公共服務牽引區域流動,全面取消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落戶限制,為激發社會性流動活力。
 
  中央發文,各地順勢跟進。盡管便利的交通加劇了區域間的人口流動,但在區域發展不均衡、城鄉二元的背景下,長期以來,落后區域年輕勞動力缺失,人才流失的現象屢見不鮮,低能級城市面臨人口向大都市圈外流的問題。
 
  在這波人才引進政策中,不少低能級的城市沖在最前面。相比高量級城市,低能級城市本身的發展能力有限,人口流入量普遍偏低。因此,各個城市為吸引人才扎根,必然要在戶籍與住房上給予支持。而各地人才新政的出臺,也引來了外界長期的關注與解讀。不少人認為,人才政策應謹防被樓市“綁架”,避免不為人才為樓市,成為樓市松綁的新動能。
 
  中指研究院華中市場研究中心主任李國政表示,大學生等人才引進涉及外來人口進入本地,必然會對當地的樓市供需和預期產生影響。確實也有一些城市出臺人才引進的政策也是在打擦邊球,落實新型城鎮化發展同時,也達到為樓市發展松綁的目的。
 
  據研究機構統計,人才政策出臺后,西安人口在兩年內增加約百萬——2017年西安放寬高校畢業生落戶政策,年底新增戶籍人口20余萬人,2018年初西安再度放寬落戶要求,年底戶籍人口增加70余萬人。而西安的人才政策,也確實為房地產市場注入了活力,從而引發了房價的上漲。
 
  同時,在南京、杭州、蘇州等樓市供求相對緊張的城市,購房補貼以及人才購房優先搖號等政策也對房地產市場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在李國政看來,調控的權限下放后,出現了地方政府試探底線紅線的舉動。主要由于地方政府的調控主動權放開后,很多地方并不會考慮全局影響,更多是從自身的區域發展訴求出發,拋出一些刺激性措施,難免會與國家總的調控基調不吻合,從而影響樓市調控的大局。
 
  這也導致一些人才政策在推出之后被打上“補丁”,抑制樓市過熱,將其與房地產市場進行切割。
 
  今年以來,十余座城市松綁政策的一日游,意味著國家調控的大趨勢不會改變。李國政表示,即便像湖北這樣疫情影響最大的地區,都沒有城市隨意突破調控紅線,其他城市更不可能。但是,不排除一些城市會出現政策微調,例如公積金信貸、土地出讓門檻等方面大有文章可做。
 
  實際上,提升產業競爭力增加就業機會,提升公共服務與宜居指數增加人才留存率,正成為一座城市吸納人才的發展邏輯。因此,城市發展最終比拼的是硬實力,關鍵取決于未來是否有大的產業投資等推動當地經濟盡快回暖,增強人口吸引力和未來發展信心。
責任編輯:張一男)
新疆35选7规则 贵州11选五怎么下载 欧美实时股票行情 江苏快三官网在线购买 2013排列5开奖结果 杭钢股份股票吧 最权威的彩票网站 大乐透62元全包 甘肃快3开奖l结果 098期莲花3d博彩 股票指数行情 三分彩开奖 小米股票代码 吉林快三助手开奖 pc蛋蛋幸运28稳赚软件 炒股的人没什么朋友 深圳风采077